刊登广告(英)

    我们往何处去(一):反思2008年意外

    (更新:)

    【精选书摘】

    为什么1969年后的巫统党国体制牢不可破,却几乎在2008年失守?事隔十年,我们今天或有足够的距离和线索,去破解这个谜团。

    1990年与1999年在野党联盟都喊出“改朝换代”的口号,并在两线制论述指引下构建改良版国阵式的第二多元族群联盟:巫统造反派挂帅争取巫统主流派,伊斯兰党与行动党为侧翼,争取保守派穆斯林与非穆斯林 自由派。

    反之,2008年时的公正党、伊斯兰党与行动党虽然已经通过净选盟的平台重建合作关系,却始终没有在选前结盟,更没有政权轮替的目标。

    然而,在野联盟在1990年(含沙巴团结党)只能获43%选票27%议席,在1999年(不含沙巴团结党)尽管有烈火莫熄浪潮,更掉至40%选票与22%议席;而2008年,没有正式结盟的三个在野党却取得49%选票与36%议席的空前佳绩。

    靠族群恐惧支撑政权

    为什么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不是三次意外,而是巫统党国体制高明的防卫机制成功发挥了作用。这防卫机制是选民的恐惧,只要有强敌来犯的示警就能启动;而成功启动的结果就是马来人与非马来人(华人为主)两个社群的选举步伐不协调。

    我们可以想像巫统党国仿佛一个巨人,靠马来人和非马来人两条腿恐惧支撑,任何时候只要至少一条腿站得稳,巨人就不会跌倒。

    为什么变天能够同时让马来与非马来选民恐惧呢?马来人“怕换”,因为巫统在1969年后把土著主义政策与党国体制绑在一起,因而害怕变天后会一无所有。

    党国一方面高度集权,另一方面却面对简单多数当选制(First-Past-The-Post,FPTP)少数选票转向可以倾覆政权的高风险,使马来人难以想像或相信改革可以渐进或局部进行、革除巫统不是自残。

    非马来人,尤其是华人则“怕乱”,因为活在五一三阴影中,而担心变天代价是族群暴乱。任何大选,只要有足够马来人怕换,或者足够的华人怕乱,巫统党国就安然无忧。

    308大选是民主化关键

    2008年,在野党突击成功,有两个原因:

    第一、四年前国阵在新首相阿都拉领军下取得64%选票(独立以来第二高,仅低于1995年马哈迪、安华领军时的65%)和91%议席(独立以来最高)的空前佳绩,造成国阵江山牢不可破的假象,让不满的选民放心教训国阵,而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结果就是海啸;

    第二、阿都拉腹背受敌,一方面是在野党与公民社会攻击他改革不力,另一方面是马哈迪为首的巫统鹰派攻击他软弱向在野党低头,使国阵的马来人与非马来人选票都流失,局部克服了族群不协调的问题。

    308海啸,从选民角度来看是意外,从系统角度来看则是适当条件汇集下发生的“完美风暴”,只是马来人选票流失得不够多,因而未能一举成功。

    对巫统党国体制存亡的最大威胁,不是丧失国会三分二多数或五州政权,而是能不能维持选民对巫统政权不保后果的恐惧。当国会是橡皮章时,而宪法除了国会席次增加之外,几无修正的必要,在野党打破国阵三分一其实没有实质效果。

    赢得五个州政权虽然带来行政资源,但是,在马来西亚名不副实的联邦制下,国阵完全可以诉诸包括紧急状态、收编议员乃至政党、司法迫害等手段逐步夺回。维持马来人的恐惧,也只需要持续抹黑在野党,不需要霹雳手段。

    维持非马来人的恐惧,巫统却必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证明,过去三十九年的恐吓不是纸老虎:变天会让五一三重演。如果选后立即出现骚动与镇压,马来西亚的政治、经济、社会将陷入动荡,资本与人才外流会加剧,但是,巫统党国体制或将因能够维持非马来人的恐惧而复元。

    阿都拉首相选择接受选举结果,是马来西亚民主化历史中最重要的关键之一,其影响可以和台湾的蒋经国、南非的德克勒克、苏联的戈尔巴乔夫顺应民主化浪潮的决定并列。“说好的暴乱”没有发生的结果是,华人支持巫统/国阵变成非理性行为,不再有分散投资避险的保护费功能。

    纳吉上台后发生的砍牛头、烧教堂,乃至马来极右派的暴力示威,都可算是亡羊补牢,但都为时已晚。你在七月十四看鬼片没被吓倒,怎么可能中秋前夕补发噩梦?

    三年后,2011年BERSIH 2.0集会时,成千上万的华裔不畏土权组织主席伊布拉欣阿里的暴乱威胁,勇敢上街。2013年大选,国阵的华人得票降到15%左右,槟州甚至有两个国阵州议席候选人输掉按柜金。

    华人不怕乱,马来人更怕换

    吊诡的是,华人不怕乱却让马来人更怕换。对许多马来人而言,不再唯唯诺诺的华人是四十年来前所未有的可畏新变数。

    1999年,马来人因为不甘本族忠良(安华)被迫害而忘了害怕,想像变天只是换领袖政党而不换体制政策;而变天失败后在野党一蹶不振,自然没有变天的风险。

    308年海啸对马来人的双重冲击却是,一方面联邦变天没有一步到位,让恐惧有时间滋生;另一方面富裕的雪槟两州变天成功,宣示变天必然会改变体制政策。

    对非马来人/华人掌权边缘化马来人的想像,就仿佛看着慢动作的恐怖片,任何风吹草动都容易引起惊慌。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对十月啤酒节的强烈反弹,许多穆斯林认定是非穆斯林在2008年后势力坐大的结果,不能打开缺口。

    其实,十月啤酒节的庆祝远在2008年前就开始了,槟城的更始于1973年。但是,之前没有“马来人不安”,所以不感觉受威胁。近年来许多宗教性争议的扩大,都可以从这个角度去理解。

    巫统党国全力向右转

    华人不怕乱的另一结果是,巫统知道继续争取华人支持徒劳无功,因而全力右转。如果巫统党国过去靠马来人、非马来人两条腿走路,今天非马来人这条腿已经折断了,它全身重心放在马来人这条腿上,其实是最理性的做法。

    于是,巫统一方面用扩张实施伊斯兰刑事法来拉拢伊斯兰党,另一方面默许红衫团伙等极右派搞事。许多期待变天带来族群平等的华人,突然发现自己两头不到岸:因为巫统对华人选票绝望,华人面对马来极右派的攻击,完全无还手之力也无谈判筹码,最后甚至需要借助中国大使巡茨厂街来保佑。

    而选后在野党,包括行动党体认到变天需要争取更多马来选票,因而对族群宗教性争议反应比以前温和,仿佛为了权力而妥协,变成其过去所批判的华基执政党,更加剧了“华人不安”,是为后来政治疲惫、士气低迷,乃至马哈迪领导希盟后废票号召兴起的背景。

    历史深层力量的共业

    如果马来西亚政治有什么一再重复的迹象,就是事不从人愿。主观意愿往往不能改变复杂的客观环境,而客观环境的改变则常常有意料之外的后果。

    这些挫折或转折,并不是随机的偶然,也不是诸神在丢骰子以万物为刍狗,而是深层力量在历史长河中的浮沉扬潜,是每一个人有心无意种下的共业。


    黄进发,英国Essex大学政治学博士,专攻政治体制与族群政治。现为槟城研究院研究员。

    编按:本文原收录于黄进发《共业:我们能否摆脱被巫统统治的宿命?》一书,为该书之总论〈共业:我们为何在此?能往何去?〉其中一节,原题为“2008年:意外”。

    小标为本刊所加,段落有所调整,略有增补标点、语句,其余没有更动。本文获得大将出版社授权转载,谨此致谢。

    欲知该书详情以及邮购,敬请点击此书介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点击:我们往何处去(二):站在2018年岔路

    \

    请切换至桌面视图,以获得更流畅的阅读体验。

    请切换 不,谢谢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