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广告(英)

    山与海的正义

    (更新:)

    【破格思考】

    一年一度的自由电影节来到新山,即将播映的影片中,有一部纪录片谈的是槟城过度开发自然环境引致的生态问题,题为《山与海》(暂译)(The Hills and The Sea)。影片摘要指出,多项大型发展计划使得槟城经历前所未有的城市发展巨变。

    行动党主政的槟州政府承诺美好的经济远景,所有发展都以经济发展为前提,对提升槟州政府励精图治的形象有所帮助。然而,过度开发山区和自然环境,却让槟城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且所造成的伤害是在发生一些不利因素后,才让相关单位后知后觉,但恶果已然造成。

    生态平衡被破坏

    纪录片从海岸渔夫和野生动物研究员的视角,来看槟城有关山与海的大型发展,提出在这一系列野心勃勃的发展中,受影响的人们如何挣扎和寻找自己应有的位置。

    影片访问渔夫莫哈末依沙,提到山区开发导致海岸淤泥堆积,海岸边都布满不属于大海的淤泥,就连螃蟹也充满泥沙,山区发展严重破坏海洋生态,渔民的渔获和收入都锐减60%。

    虽然数据未获得独立机构的准确查核,但渔民位于最前线的位置,感受自然最深,若以个人经验来看,这是非常严重的数字,直接影响渔民的永续生活,是必须深入讨论的社会议题。

    另一名受访者是主要研究郁乌叶猴(Trachypithecus obscurus)的野生动物研究员叶再琳(人名译音),影片先呈现郁乌叶猴在青葱鬱鬱的树林间窜爬,摘叶而食,野生动物非常仰赖山林的高耸树木为生。

    但是,影片又呈现另一骇人景象,好好的一座山,却被人狠心剃出了一道又一道横切的秃面,和旁边未开发的青葱山林形成强烈对比:一道是遭破坏的荒无褐色泥土,一道是未开发的绿树丛。可以想见,在山区开发案未被审批之前,布满树木的山林是多麽漂亮与和谐,动植物享受着平衡的生态系统,食物链在自然界正常地维系着山与海的自然运作。

    但是,神手无情地开挖着坚固的山区,研究员指出,这对大自然造成声音污染,砍伐树木造成动物缺乏食物,失去自然栖息地和造成栖息地区块化。

    公民应监督政党

    最近槟城发生数项自然灾害再次引起全国瞩目,先有泥石流意外造成多人死亡,后有滂沱大雨造成各处严重水灾,加剧山区泥石流问题。这些虽然可说是雨量增加的自然灾害,但和过度开发自然环境的大型山区开发案脱不了关系。

    如果民众或是行动党铁粉依然认为某些执政者是神而不能被批判,那和愚忠的愚民又有甚麽分别?公民其实是民主进程的要角,有责任监督政府,不管是哪个政党执政,投票选择该政党的公民更必须扮演好看门狗的角色,而不是不问是非、只问立场,对犯错的政府多加包庇。如此,非但政府无法进步,公民也不能前进,距离民主化进程只会更远。

    槟城的泥石流和严重水灾,是天灾和严重的人祸所造成。擅于打网络舆论战的相关政党,在领袖愿意委身求人,以及和灾民共同面对难关之时,网络一片颂扬之声,这都是媒体化妆师的妆点和政治表演,为犯错的政府和领袖塑造危机下的完美形象,危机公关处理可说满分。

    此外,来自敌对政党马华的马青总团长张盛闻的“不要与天斗”言论,在网络引起一片骂战,错误且缺乏公关包装的言论,间接为饱受批评的行动党助攻。加上行动党公关智囊藉此趁势扭转不利局势,在网络论述上打了一场漂亮的公关战。

    马华作为槟州的在野党,应该从专业的角度,论述槟州数项发展计划和自然灾害的关係,以及环境保护的策略。此外,在开发案审批的行政过程中,可讨论哪些值得修订的程序,施压州政府以公开透明的方式由公众检视,这些有关经济发展、环保、政策、行政程序等面向,马华都可以公开讨论,并扮演监督州政府的角色。

    然而,有关深度讨论都付之阙如。有怎样的民众就有怎样的政治人物,这是双向的传播生态系统。为了迎合网民,政党人物唯有发出简单二分法、攻击政治人物的言论来吸睛。这类言论以煽动群众情绪,夸大不满氛围,唆使民众选边站的论述,来达到引导民意方向的目的,却不是以加强民众知情权的专业分析,来提出深入批评。

    网民的羊群心理

    此课题曝露马来西亚网民的羊群心理,不懂得批判思考,轻易随着所谓的“意见领袖”摇摆,只要牧羊人把羊群赶往东,不加思考的羊群就蜂拥向东,无条件支持心中的神,缺乏在网络公共空间,深入讨论公共议题的知识背景和理性论述的态度。

    结果,双方人马的言论战就在护主心切和攻击领袖之间来去,政党利用“意见领袖”引导民意的方向,偏离公共议题的核心,纠结于领袖道德制高点的有无。显见由政党政治主导民意的情况下,对公共讨论空间的剥夺和限制。当“意见领袖”把政党利益放在优先,公众议题成了为政党所用的棋子而已,或为粉饰太平,或为攻击领袖,以捞取不满情绪的选票。

    灾难之后,必须深究的是结构性问题:为何在自然灾害下,槟城的城市发展如此不堪一击?究竟城市管理的哪个程序或层面被忽略?为何这麽多山区开发案可以被审批而没有节制和控管?国家环境局的责任和权限在哪?环境影响评估报告(DEIA)对这些开发案的评估为何?这些问题都必须回头去检视。

    许多问题都必须深究,而不是颂扬或攻击领袖。环保不只是竞选宣言的说说而已,必须实践在行政的各项政策上,且不应在不同州属存在双重标准,在槟州说一套,在他州却把环保喊得震天价响。请选民不要闭起眼睛,任由执政集团任意剥夺属于大自然、属于山与海的正义。


    廖珮雯,自由撰稿人。曾任职《东方日报》新山办事处记者、大学学院讲师、议员研究助理。曾拍摄柔南原住民和边佳兰抗争纪录片。发现现实社会深层结构牢固,自由无价。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

    请切换至桌面视图,以获得更流畅的阅读体验。

    请切换 不,谢谢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