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激进穆斯林:简析反钟万学运动


(更新:

【兼容并蓄】

钟万学在雅加达省长选举落败及因污蔑伊斯兰罪入狱的新闻成为许多国际媒体的焦点,由此不少西方和中文媒体把反钟万学的穆斯林一概标签为“激进”或“强硬”穆斯林或伊斯兰主义者。

无可否认,印尼穆斯林社会日益趋向保守化,激进势力的影响力也愈发扩张,然而把不满阿学的穆斯林简化为激进穆斯林是不准确的,更是误读印尼的伊斯兰政治。

穆斯林角力的受害者

反对钟万学的穆斯林个人和组织多元和复杂,他们对如何界定和实行伊斯兰议程有不同的看法,他们的诉求也不尽相同。

很多时候,无论是在政治经济资源的分配或是伊斯兰论述的话语权,这些个人和组织是互相竞争的。换言之,阿学是各个穆斯林组织和政党角力的受害者,不是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竞争的牺牲者。

激进的伊斯兰解放党

粗略来谈,反阿学的穆斯林包括以下几组人。

第一,印尼伊斯兰解放党(Hizbut Tahrir Indonesia),这个组织提倡跨国界的伊斯兰政体,被指违反印尼的立国精神。

这组织本来规模很小,但这几年来其激进的论述(某个程度上,接近激进左派)吸引了不少年轻和新兴中产阶级穆斯林的支持。伊斯兰解放党确实是激进但非暴力组织,它不能接受非穆斯林成为穆斯林群体的领袖。

第二,捍卫伊斯兰阵线(Front Pembela Islam),这个恶名昭彰组织的成员很多其实是挂着伊斯兰旗帜的流氓。他们大多是社会的中下阶层人士,也不算是虔诚的教徒,伊斯兰只是他们合理化霸道行径的工具。他们也可能跟反阿学的政党和商家有挂钩。

保守化的正义繁荣党

第三,正义繁荣党(Partai Keadilan Sejahtera)。这个伊斯兰主义政党的路线接近土耳其的正义发展党,或介于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党和诚信党之间。这个党是相当务实的,没有像伊党一样坚决要执行伊斯兰刑事法,但却极力推行保守化政策。

正义繁荣党在雅加达和周边的穆斯林新兴中产阶级相当受落。这几年,该党因为一些领袖的贪污丑闻而声望下滑,阿学事件正好给它一个可以翻身的机会。

这政党的领袖和支持者制造的舆论是: 他们支持文化多元,也没有反华人或反非穆斯林,然而阿学却伤害了穆斯林的感受和违反了印尼文化多元的秩序,因此他们为了捍卫伊斯兰而群起抗议阿学。

这样似是而非的言论,在社交媒体和宗教活动中广传,引起不少虔诚但未必是激进的穆斯林的共鸣。在围墙心态的气氛下,捍卫伊斯兰的论述持续发酵。

倡革新的穆哈默迪雅

第四,穆哈默迪雅(Muhammadiyah),印尼第二大的穆斯林组织,路线接近马来西亚的伊斯兰青年运动和伊斯兰友好协会,算是温和的伊斯兰革新运动。这个组织的成员对阿学事件持不同看法,但整体上,它目前主要领袖的舆论与正义繁荣党接近。

穆哈默迪雅的立场,涉及它与印尼最大穆斯林组织伊斯兰长老会(Nahdlatul Ulama)竞争。在佐科威的政府团队,伊斯兰长老会获得最多的资源分配,这引起了其他伊斯兰组织的不满。阿学事件也给这些组织借机反扑的机会。

被边缘化穆斯林贫民

第五,这几年来,印尼兴起许多结合商业活动,流行文化和社交媒体的宗教传教师。一些传教师也借阿学事件来提高曝光率和影响力。宗教活动的大众化和商业化,一方面或许可是克制激进行为,另一方面却可能促使宗教保守论述的日常化 。

第六,被都市发展边缘化的穆斯林贫民和中下阶层。阿学的城市翻新计划引起了一些贫民的反弹,他的政敌也大事炒作这课题,刻意地把阶级矛盾与种族宗教挂钩。苏哈多政权遗留下来的反华情绪和论调也借此复原。

然而,印尼目前的经济矛盾已经不再只是“富有华人”和“贫穷土著”之间的鸿沟,也包括了不同中产阶级的价值和利益冲突,当然还有各个商业集团的竞争。不满阿学的穆斯林有贫困的,有新兴中产阶级,也有大商家。

简化的归类无助于事

这些反对钟万学的印尼穆斯林形形色色,然而一些媒体报道和评论却有意无意地把他们简化为激进和强硬穆斯林。虽然宗教保守化、激进化和民粹化这三个现象有密切关系,但其起因、发展和影响未必相同。

我们固然应该关注和阻止伊斯兰排他势力的崛起,但是简化的归类和标签恐怕无助于改善情况,反而可能会沦为自我实现的预言,把原本不是激进派的穆斯林推向激进的一方。换言之,我们可能是自己正在塑造敌人。

本文原发表于作者面子书,略经修订。


丘伟荣曾任媒体与民调工作,目前是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