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发展的人文反思

吴振南
(更新:

【岛屿信札】

大学里教书的亲戚,在Google的机器人Alphago赢了围棋世界冠军后,对AI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发展忧心忡忡,认为老师的职位很快就要被机器取代而失去工作;在城市开着设计工作室的朋友,却对软银与鸿海那款具情绪解读沟通能力的机器人Pepper深感兴趣,显然是已准备将机器人的存在,放入未来的室内设计思考中;而远在欧洲投资银行工作的朋友,因经历过银行3.0与4.0的革命冲击,反而对自己目前的位置具点信心,不认为AI机器人会取代所有职缺。

这三位马来西亚人,虽然际遇迥异,其实有个共通的身分,那就是他们都是中产阶级,显见AI机器人在这几年的发展,已开始冲击世界各地中产阶级的未来想像与工作机会。但对AI机器人的未来,究竟可能带来什么样的社会、政治与经济冲击,在马来西亚的公共知识分子圈子,却很少提出来讨论。或者我们反过来说,对国家政治制度民主化的渴望,及对现实政治与地缘政治变化的热切分析与讨论,已佔据公知全部的思考焦点。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