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关怀的界限 ——读艾利亞索弗的“逃避政治论”


(更新:

【书海蜃楼】

根据首相署部长,每一年登记为选民的公民仅有10余万。这意味着有资格而未登记者每一年就增加多30余万。有资格而未登记为选民者已超过400万人之众,在人口3000万上下的马来西亚而言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比例。

日常生活中,亲友聚会上很难不遇到那些不遗余力渲染政坛黑暗,苦口劝谏他人洁身自爱不要“介入”政治的人。若以选民登记率和大选投票率作为反映“政治冷感”的指标并以生活经历为佐证,说马来西亚人“冷感”并非毫无根据。

然而,我们能简单地把这数百万人都当做是对社会福祉漠不关心的人吗?根据世界慈善捐助指数,我国2014年和2015年都位列世界十大最慷慨捐献的国家;身边不乏积极参与各种社区计划、慈善活动的义工亲友也是我们共有的日常经验。这都反映着马来西亚人,其实有不太“冷”的一面。

无论是宏观调查还是切身体会都显示我们对社会是即“冷漠”又“热心”。问题是,为何马来西亚人可以热心于“公益”却无法热衷于“公共”呢?公益与公共之间真的有明确的界限吗?我们可以如何调整自己来连接两者,开拓更宽广的公共讨论呢?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