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专制到民主:
现代医学的阿拉伯之春?

翁诗钻
(更新:

【医疗】无关养生

编按:配合9月15日国际民主日,《当今大马》邀请专栏作者撰文从人权、医疗、国家制度、性别等角度,为读者揭开“民主”的不同面貌。

从出生的那一刻,病痛和死亡注定将会存在,因此医疗行为的历史和人类的历史一样久远。若将现代医学严格定义为从细菌学和消毒手术开始,那么就只是这百多年的事。即使是将其滥觞定义在正确的人体解剖学,现代医学的历史也只从16世纪开始。我们当然不愿意承认现代医学只是个近期崛起及篡位的暴发户,因此郑重的将希腊人希波克拉提斯(Hippocrates)载入正史并封他为祖师爷,但那也只勉强将历史往前推了2500年 。

从传说时代到今天,治病从来就不是单元的,各式各样的医疗行为一直都百花齐放。然而到了现今,现代医学几乎在全球一党独大,垄断官方的医疗地位。根据傅柯(Michel Foucault)的看法,现代医学的诞生及权威在法国大革命几年后立锥,国家和医疗专业团体从此垄断医疗体系,其他疗法一概被边缘化。

Abraham Flexner 在20世纪初发表医学教育报告,大力整顿美国的医学院,让现代医学成为唯一受官方承认的医疗体系,也摧毁了其他另类疗法(草药疗法、顺势疗法、整脊疗法等等)。此报告之后的医学教育控制及当局严厉执法,让美国医学超越当时最先进的德国,也进一步巩固了现代医学的权威及专制。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