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道歉:可以谈转型正义了吗?

黄振峰
(更新:

【大专论政】

 

什么是转型正义?依照“台湾民间真相与和解促进会”的解释,那是一个社会在民主转型之后,对过去威权独裁体制的政治压迫,以及因压迫而导致的社会(政治的、族群的或种族的)分裂,所做的善后工作。

实际的转型正义行动包括:第一,还给遭遇政治迫害的民众一个正义或是在迫害当中被没收的财产必须归还;遭受肉体、自由和生命损失的人或驾驶必须加以赔偿。第二,从事政治迫害者,必须在法律或道德上给予追究。第三,对于过去政治迫害的真相与历史,必须完整呈现出来。

身边的朋友都会质疑,马来西亚还没经过政党轮替,现在谈转型正义是否过于理想化?然而,谈转型正义是不是应该要等到政党轮替之后才谈呢?转型正义并非一两年就能完成的使命,必须透过有关领域学者多年的研究,重新调查历史档案和采访有关历史人物,才能进行转型正义。

目前,在马来西亚谈转型正义是否有点天马行空?或许是。但日前,前首相马哈迪为自己在1994年修宪削弱君权而道歉,这是否能成为转型正义的契机?

马哈迪必须诚心道歉

早前,马哈迪再次退出巫统,并且与被巫统开除的领袖成立新政党“土著团结党”,欲与在野联盟一起对抗国阵,更希望在下一届大选能以一对一方式与国阵抗衡。人民之友(Sahabat Rakyat Malaysia)在8月13号发表一篇文告,指选民会否支持团结党的主要动力,还是希望马哈迪能为自己曾经做过的错事负责任。简单来说,就是要马哈迪道歉。

但道歉了又怎样?看看马来西亚的政客心态,要他们道歉的确有点难度。仿佛只要道了歉,就代表当初做错决定,不只自己会被别人看不起,甚至家人也会被牵涉在内。回到转型正义,为何需要马哈迪道歉?

马哈迪若针对自己所做的错事道歉,意味着他承认当初担任首相时滥用法令对付在野党和华教人士,以及被革职的前副首相安华。安华在之后不断面对政治迫害与被控鸡奸罪,使他多次错失选举及投票资格。

马哈迪的道歉除了还给被迫害者一个清白,更是能够让下一代作为警惕,尤其马哈迪与巫统B队等人组成的新政党,将来或有机会成为执政党。

承诺设转型正义委员会

马哈迪很喜欢写部落格,更喜欢在半夜写部落格。但是,如果真正要道歉,并非在部落格就能解决的事。以德国为例,他们进行了两次转型正义,和其他国家比较起来,德国的转型正义也较成功。德国政府在第一次的转型正义就公开大屠杀的真相、开放档案、审判加害者、赔偿及道歉,到最后达成和解。而第二次转型正义则是解聘独裁时期的所有司法人员,并重新招聘。

如果马来西亚要进行转型正义,应该怎么做?以现在的局势观察,马哈迪要以曾是首相的身份,公开向被迫害者道歉,并且邀请曾在其担任首相期间被逮捕的政治迫害者前来,在他们面前一一道歉。而且,要以新成立的政党“土著团结党”的名义,承诺成为执政党之后力推成立转型正义委员会。

其中,委员会需要在立法上指定的期间翻阅有关的历史档案,并且收集所有历史背景及收集资料,对于这段期间违反人权的案件一一列明,并且提出有关改革方案及解决方案,所调查的报告必须发表让民众了解。

除了整理资料,还需要拟定有关的赔偿和道歉。尤其是在历史争议的方面,必须要解释清楚并纳入在马来西亚的历史教科书。而且还需要设立纪念馆还原当时的历史脉络和情况,让民众更了解当时的历史背景。

直面谈论历史的黑暗

很多民众都不敢谈历史,似乎只要谈到历史就会碰到某些族群的伤痛。难道,就要一直逃避下去?唯有认真讨论,根据历史资料诉说历史,让民众更了解历史,才能让各族群彼此了解。

转型正义并不是要分化各族群,而是希望通过这样的管道让民众有一定的认识及了解。马来西亚现面对最大的问题是,政客不断利用种族课题挑起种族仇恨。唯有通过转型正义,让民众一起走过伤痛,一起建造属于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转型正义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即使做错了事,不肯道歉不断将责任推给其他人。道歉,是让大家好过一些,也还给迫害者一个迟来的公道及清白。


黄振峰,目前就读于台湾东吴大学政治研究所。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