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潮不理想,827集会失败?


(更新:

【大专论政】

“烈火莫熄!”

集会现场响起了熟悉的口号,这么多年了,口号还是没变,不知是否也意味着马来西亚的学生运动从97年起,就一直停滞不前,甚至倒退?

“抓一号大马官员”集会,主办单位原定出席者目标为5000人,结果只有1500人出席,相差约3500人。

更甚的是,纵观集会现场,大部分出席者乃社运分子和政治人物等熟悉面孔,反观大专生寥寥无几。

昨天,我以《当今大马》实习生身份采访集会。我在国家清真寺外等候活动开始当儿,感觉记者和警方人数比出席者还多。这是否意味着集会失败了?

大学不鼓励批判思维

我事先问了周遭朋友,为何不出席这次集会,他们的理由不外是“对政治没有兴趣”,“政治很肮脏”、“上街有什么用”?

他们只愿顶着大太阳,到街上或公园抓宝可梦精灵,却对上街“捉一号官”兴趣缺缺。有的人对我说:“既然你对政治那么有兴趣,为何不去从政?国家未来就靠你了”。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说得轻松。

大学生对政治冷感,可以从大学环境说起。在国立大学,从创办社团,到申请活动,一切都得获得学生事务处批准。

大学不鼓励学生独立自主,不鼓励他们走出校园与社会接轨,这么一来校方也容易控制他们,不让学生的批判意识萌芽。

政治与生活息息相关

实际上,我们生老病死,吃喝拉撒,无一不关乎政治。政治影响生活每个层面。

若我今天要到餐馆吃饭,但碍于公共交通系统不完善,我只好开车出门。若运气不佳,途中还可能会陷入车龙。说穿了,就是政府交通规划欠佳。

到了餐馆,如果我是穆斯林,我首先要关注的是,这家是不是清真餐馆?一家餐馆是否获得清真认证也是政治,而它将影响我能不能到该餐馆用餐的决定。

或许媒体上经常出现政治人物勾心斗角的戏码,令人以为政治“肮脏”,但政治本身是“管理众人之事”,它并不脏,脏的是政治人物的手段伎俩。一味逃避面对政治,无法解决生活所碰到的问题。

感国家无望放弃斗争

2008年308大选,在野党成功否决国阵国会三分二大多数优势,一举拿下四州政权,开始让人看到用选票换政府的希望。

接踵的2011年净选盟2.0集会,粉碎了民众对上街示威的恐惧,执法当局不再动辄就镇压集会,随之而来,是公民社会大大小小集会遍地开花。

净选盟2.0集会也是我第一次参与的集会。当时,虽然面对镇暴队的水炮催泪弹,大家仍一起唱国歌。我按捺不住内心澎湃的感受,眼眶都红了。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马来西亚是我的国家。我相信,当时拥有这种感觉的,不只我一人。

蓬勃的民运在2012年净选盟3.0大集会推到最高峰,大家冀望凭着这个气势,一举在第13届全国大选换政府。

但2013年的505大选换政府不成,人们愕然发现自己败给不公的选举制度,即使反对票再多,也难以靠这个选举规则促成政党轮替。

虽然净选盟去年举办4.0大集会重新振奋民心,成功号召了数十万民众上街施压首相纳吉下台,但眼见纳吉仍稳如泰山,民众重新燃起的改变热诚,再度被狠狠地泼了冷水,心灰意冷地感叹,“这个国家已无望了”。

民主运动需长期耕耘

从满怀希望到大失所望,民众求变不再,也直接反映在“捉一号官”集会的出席人数上。许多人觉得上街无用,宁可在家中当“键盘战士”,向集会者喊话“这个国家靠你们了”,也不再愿意成为追求改变的一份子。仿佛这个国家所发生的事情,再也与他无关。

我借用“捉一号官”联盟发言人艾妮斯(见图)在集会演讲时说的一句话,“如果今天我们不上街,将来,我们的孩子可能睡街头。”

上街集会争取权益,并非立竿见影的事情。我们是为了更好的将来,才走上街头。

如果一厢情愿认为,靠一两场万人和平集会,就可以安坐等待收割成果,这想法也太不踏实。一直以来,马来西亚和平集会目的不在“革命”(Revolution),而是要施压政府“改革”(Reformation)。

促成改革需要长期耕耘,民主运动绝不是一两次集会就会开花结果。

回到原初的问题,集会人数不达标,代表集会失败了?其实不然。

我认为,集会不应用人数来判定它的成效。反之,冲击社会的程度才是其衡量标准。“捉一号官”联盟在社会运动低潮之际尝试注入新力量,尝试让人看见,大专生要重振社会运动,追求美好社会的朝气。

致所有大学生们,抗争是一条漫长的路。或许在低潮时期,才是考验恒心的时刻。

昨日的集会只是起点,与其唉声叹气,抱怨政府贪污问题严重,生活环境欠佳,不如停止无止的谩骂和空想,以实际行动改变现况。


邹展晖是《当今大马》实习记者,也是砂拉越大学人类学与社会学系大三生。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