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雨伞,值不值?

吴湘怡
(更新:

【大专论政】

理科大学于3月25日推行共享雨伞计划,获得大东方保险赞助5000把40吋大雨伞,其中用4000把雨伞组成大马史上最大心形,获颁大马纪录大全。计划旨在为学生提供免费雨伞,提倡共享概念,并从中挑战学生诚信,是否会归还雨伞。

活动看似公益满分,测试群众诚信的影片也不时也在网上流传,本应值得嘉赏;但当一个计划,花14万令吉,创一个纪录、挑战学生诚信,你认为值得吗?

今年大学拨款剧减14亿4千200万令吉,国立大学纷纷捉襟见肘,被逼施尽法宝,以不同形式开源节流。首当其冲的,必定是大学行政开销和研究计划。更有学生透露,社团活动借用校园课室办活动的惯例,如今难上加难。即使全国公立大学校长理事会主席卡玛鲁汀承诺,本地学生的学费保持不变,但其余杂费、大学风气、学术品质是否也相对不变?

理大方面,拨款整整蒸发了1亿1000万令吉。从巴士系统、网速、宿舍安全、到食物价格,一直都是理大生在校园内面临困扰的课题。 14万令吉的爱心伞,若放在上述其中一项,或多或少,都能达致一定的改善。然而,雨伞并非学生买不起,14万充作购买雨伞和设立270个雨伞站的经费,未免过于儿戏。

资本主义的友善面孔?

大东方保险为雨伞计划赞助10万令吉,走入校园实行企业社会责任(CSR)。关注学生福利诚然可嘉,但通过5000把雨伞造福学生,究竟是履行社会责任为重,还是资本主义下的友善面孔?

CSR原意在于提倡企业赚大钱的时候,莫忘平衡利益相关者的需求,进而对社会做出回馈,或从机制上作出改革,如星巴克和The Body Shop,透过公平贸易方式(Fair Trade)采购原料。

但这雨伞计划声称可用于解决巴士拥挤、舒缓交通拥挤情况、鼓励学生走路节能的方案,恰恰却是以鸵鸟心态,无视校内巴士效率低的问题。资方能获得宣传机会,自然也乐意配合这场公关活动。学生在校内面对的问题,无非只是为活动加分的修饰品。

赞助商标如今在校园处处皆是,学生在潜移默化之下,自然认为这是一种回报赞助商的必然行为。接下来搞活动的方式,是否也会以此为标准,来积极获取校方配合(不止于批准和认同,甚至愿意出资万元建立雨伞站),和商家大手笔的赞助。

商家标志无所不在

再者,按此例先开,是否往后若有企业愿意豪掷银两,赞助学生团体活动,商家标志就可以无处不在。此文并无反对赞助之意,只是今日今时,活动的教育意义,还会是学生的首要考量吗。

面对拨款大减,但又不能提高学费的窘境,大学只能从与世无争的学术殿堂,化身为生财有道的教学机构。这边厢缩紧行政开销,那边厢为企业开大门,学术品质能否不受商业因素牵连,或避免让学生沦为企业免费宣传工具,看似已不再重要。

一个亲建制的学府,能在拨款大减时独善其身,已是完美;非常时期,还能创造“佳绩”,更是锦上添花不是吗。只要能持续制造纪录,把大学名誉推向一个又一个的高潮,何乐而不为。

 


 

吴湘怡,理科大学传播系四年级。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