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傲慢:
从澳记“踩线”追访纳吉谈起

黄家俊
(更新:

【新闻人札记】

“假如用沉默来取代事实,那么沉默本身就是个谎言。”

——叶夫根尼叶夫图申科(俄罗斯诗人)

2名澳洲记者追访首相纳吉,终遭警方以逾越保安线为由逮捕,遣返回国。此事不仅反映权力的傲慢,更迫使本地媒体人正视心中那条若隐若现的“保安线”。

但凡采访过纳吉活动的媒体从业员皆知,纳吉贵为一国首相,却是鲜少召开记者会,纵是偶尔有之,亦是时间匆匆,记者蜂拥,难获纳吉解答一二疑问,回应重大公共课题。

“沉默首相”现象,从伊斯兰刑事法到马哈迪逼宫,再至26亿门,不一而足。每每事件爆发之时,纳吉皆沉默以对,施展拖字诀,欲用时间淡化。

当下而言,纳吉深陷26亿门,百疑未解:流入其私人户口的金额到底多少?捐款人是谁?天文数字究竟用在何处?……兹事体大,非但涉及首相诚信,更是攸关公利,干系国是。

沉默是金的首相

然而,纳吉有意回避媒体,依靠文宣发文告,隔空回应,并未直接面对公众问责。

以国会为例,本是人民代议士向行政(administration)问责之堂,纳吉却是数年难遇,罕有露脸,甚至26亿门汇报,还需交由副揆阿末扎希 代答 ,草草了事。

非但如此,网媒诸如《当今大马》、《大马内幕者》等,皆一一遭首相署禁足,甚至连月会(Monthly gathering)亦无法采访。

诚如媒体之怒(Geramm)所言,“如此安排,大大减少记者提问,又或寻求纳吉澄清任何课题的机会,包括一马公司案与26亿门。”

记者=记录员?

这也说明了,2名来自澳洲广播公司的记者,为何趁着纳吉拜访砂州一间清真寺之际,冒险追问纳吉,要求他交代26亿门。

突破防线,代价可大可小:小则惨遭保镖推开,甚至出手动粗;大则被捕,一如两位澳记命运。凡此种种,时有所闻,见怪不怪。

然而,记者之责,岂止是听之,记之?本地记者,或是个人怠惰,或是组织压力,往往“安于本分”,只记其所言,未问其所不言。

久而久之,记者遂成记录员,沦为政治传声器,非但未能为阅听人厘清新闻真相,更甭论启迪民智。

“Jolok”经验之谈

追访一举,本地媒体圈俗称Jolok,字义为探询,也有戳刺之意。

犹记一次闲聊,一名身经百战的同事就分享说,某次采访首相夫人罗斯玛,中途猛遭其秘书施展“ 一阳指 ”戳背,吩咐停止采访;而我也曾在追问纳吉,要求他回应马哈迪逼宫事件时,遭其保镖伸指 喝止 ,警告不得跟前。

记者采访生涯,新闻秘书“劝告”勿写不利其主的新闻,乃至于被保镖推开,则当属家常便饭,在此不一一赘述。

回看澳记追访纳吉,副首相阿末扎希搬出“保安论”,为逮捕记者一举辩护,却折射本地媒体生态一系列问题:逮捕是否小题大做?此举是否旨在杀鸡儆猴?为何记者须“铤而走险”,方能履行问责权利?纳吉身为首相,为何避答国家大事?

况且,若是重看追访过程 短片 ,伫立在人群之中的澳记贝瑟(Linton Besser),先是自报媒体单位,再嘹声问道:“首相先生,您是否能解释户口内存有的数以亿计美元?”

细看之下,贝瑟二度提问,纳吉均置之不理,依故一副潇洒模样,在镜头前与众人握手,而身旁的保镖不仅推搡,围城人墙,贝瑟尾随追问之时,大批警卫更是动手拉扯,以警告语气,逼问“你是谁?到底想做什么?”

“你来自哪里?”

若把时间挪前一日,回顾澳记访问蒙古女郎案证人巴拉遗孀珊塔米丝薇(A Santamil Selvi)的记者会,不同的“你来自哪里”,却一样折射本地媒体平日采访的窘境。

历时一刻钟的记者会上,珊塔米丝薇先是为本身影射纳吉夫妇及家人与她丈夫之死有关,而向他们道歉。紧接着,贝瑟穷追不舍,频频向珊塔米丝薇抛出尖锐问题,追问她为何改变一贯立场,及是否接获一些人士的金援献议才转态。

不堪追问之下,在旁的亲纳吉思怀会顾问拉美斯(Ramesh Rao),却反过来质问澳记是否收钱,试图羞辱之,不可谓不讽刺至极。

每当难以招架,政治人物惯用一招,莫过于摆出居高临下姿态,反问对方“你来自哪里”,转移焦点。朝野阵营,概莫如是。

平日采访活动,更有一些公关或新闻秘书,在记者会尚未开始之前,即已搬出“只许提问与活动相关问题”,为政治人物挡驾。

一划“不许离题”保安线,大事如26亿门、一马公司案、蒙古女郎案、巫统党争、伊刑法,顿时扫入地毯底下,仿佛与政治人物不再相关。

记者会尽显权力失衡

这种的权力傲慢,更可从一般记者会的安排,即可略窥一二。

平常活动,媒体席位不足,不少记者被迫席地而坐,政治人物却安坐在前,一高一低,多少说明媒体与政治人物的权力失衡。纵是堂堂 国会 ,也未安排足够座椅给媒体,正是一例。

眼下纳吉政府丑闻缠身,备受舆论压力,不惜关闭新闻网站,祭出 煽动法 逮捕记者,足显权力之傲慢,第四权之脆弱。

政局幽冥,背负第四权职责的媒体从业员,应当扪心自问:你是否愿当记录员?你为自己划下的那条保安线,又在哪里?

 


 

黄家俊是《当今大马》中文版记者。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