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不该谈政治?


(更新:

【大专论政】

谈到政治,许多人以为这是大人,至少是18岁以上的人才应该去讨论的课题,中学生则可不必接触。相信大部分大马人都有这样的想法,且大家一直以来也觉得这没什么不妥,不是个问题。在这样的思想下,家长缺乏培养孩子关心政治的习惯,孩子也自然而然没关心时事。

政治是什么呢?若问到这个问题,大家的第一个印象应该会是身为执政党的国阵与身为反对党的希盟或曾经的民联所展开的激烈斗争、五年一次的选举及无耻的政客为了搏出位或捞取选票而发表愚蠢及荒谬的言论等。当然,一说到政治,大家也会把它与肮脏、欺诈及邪恶等负面的形容联想在一起。总的来说,在大家的眼里,政治视乎与这些负面的形容词形影不离。

上面所描素的只是说明了政治的其中一面。“政”这个词有政策及行政的意思,而“治”这个词则有管理及统治的意思。中华民国的国父孙中山对政治的诠释为“政就是众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之事”。

中学生时时受影响

由此可见,即使政坛是多么的乌烟瘴气及混乱,平民百姓都会受之影响,包括未成年的中小学生。他们的利益与教育政策息息相关,而掌握拟定教育政策大权的便是管理众人的政府。从困扰华小多年的师资短缺及拨款不足、华文独中的统考文凭不受政府承认、砂州首长阿德南拨款300万令吉予州内14所独中和批准拥有统考文凭的独中生担任该州的公务员、政府调整JPA奖学金计划,到今年开始符合条件的中小学实施双语教学计划(DLP)和高度融入计划(HIP)等都悠关中小学生的教育利益。

这些课题背后的“政治性”为何?举个例子,关于华小及独中的存在,这当中就牵涉到了种族政治和语言政治,而不少学生都不愿去思考这些切身的问题。华人坚持母语教育,拒绝同化政策,而政府则因担心多源流教育影响国民团结,则欲实行单源流教育并以马来语为唯一的教学媒介语。语言政治又在双语教学计划中被施展,当中也有追求国际现代化发展的考量。

再举一个例子。自阿德南(见图)从泰益玛目接棒砂州首长以来,便实行了一些亲华社的政策,其中一例便是批准拥有独中文凭的独中生担任该州的公务员。这措施改变了独中生毕业后的就业考量,而当中的政治性包括回应砂州子民对夺回自主权的要求,及压制脱离马来西亚的情绪蔓延。

在“砂拉越人的砂拉越”口号响遍砂州之际,首长上述的举动是为了向该州的华裔及其他民族展示其能维护该州的自主权,更要砂州人民对该州留在马来西亚联邦里保持信心。可见政府所推行的政策影响各阶层的人民,包括中学生;而左右其政治性发展的因素,更是我们生活中对社会的认知及期许,它与政府政策密不可分,甚至带有决定性的作用。

15岁以上可和平集会

倘若要培养中学生了解时事课题的习惯,并让他们对整个社会的运作有基本的了解,最有效的方法莫过于在中学办公民教育。这能教育中学生认识自己在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拥有的基本权利、如何行使该权利及了解行使该权利的重要性,成为合格公民。

举个例子,若中学有教育中学生关于《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赋予15岁或以上的公民参与集会的权利,那当有中学生想要参加由政党或非政府组织所举办的一些集会来表达异议时,他/她就能避免被一些人误导,误以为中学生被禁止参加集会,进而丧失了表达意见的权利。

若公民教育早在各源流学校办得妥当,让中学生充分了解他们的权利,那15岁或以上的中学生要是觉得今年实行的双语教学计划(DLP)会给其学弟学妹或其弟弟妹妹带来负面影响,便可在3月26日参与由非政府组织举办的抗议集会,表达异议,捍卫教育利益。

公民教育发展不健全

不幸的是,纵观我国的教育,公民教育的发展还不健全,尚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政府中学虽设有道德教育科目,但其旨只是培育出能遵守各种美德如诚实、乐于助人等的好学生,忽略了教育中学生如何行使自己在宪法下所赋予的权利来捍卫自己的利益,更没有教育中学生如何监督政府及其重要性。

更甚的是,去年的大马教育文凭(SPM)道德教育科目试卷就出现了一些有 争议的题目 ,如要求学生举出校方如何能禁止学生参与反政府活动。本应教育莘莘学子具有独立思考和批判思维的科目,却要求中学生服从权威,似乎要求中学生对政府的一些不合理政策不闻不问,这是何等的讽刺,更是对公民教育的嘲讽。至于独中方面,如尊孔中学就设有这科,而其他独中则完全没有教导这科。

此外,家长其实比学校更有责任培养其就读中学的孩子关心政治。政治渗透生活的一切,如衣食住行、教育、经济等,就算孩子完全不了解政府所实行的各种政策,但那些政策多多少少都有关系到他们。

训练判断和独立思考

无可否认,学业对中学生来说固然重要,但不能因此而要求他们只是专注学业及注重考试,或是认为他们了解国家大事是一无是处。中学时期其实是了解周边所发生的事的最佳时机。此外,他们可以通过了解时事来训练判断能力及独立思考,这对他们的学业也有一定的帮助。

还是老话一句:“你不理政治,政治还是会理你”。政府至今依然使用大专法令来箝制国立大学生参与政治活动的自由,理由是要他们专注学业。其最主要目的不是要大学生考好成绩,而是要让他们对政治保持无知。倘若中学生在中学时期就开始了解政治,即使到了大学被该法令约束,他们至少也懂社会的现状,不会随意被政客误导。要是一个人从中学到大学只专注学业,不理会政治,那他注定被政客鱼肉了却完全不知状况。

总而言之,让中学生了解政治并不会荼毒他们的思想,更不会祸害无穷,反而能让他们了解自己在社会的状况。这其实不算是保护他们的其中一种方法吗?倘若一个中学生从中学时期到年老都保持政治冷感,最终的受害者仍然是自己。禁止中学生谈政治,这不算是伤害他们的其中一种方法吗?

 


 

杨子杰,马来西亚莫纳斯大学社会科学系一年级。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