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大与台大校园选举有何差?


(更新:

【大专论政】

编按:《当今大马》新辟“大专论政”版位,每周末刊出,邀请国内外大专生赐稿言论版,让学生谈政治,让学术有思想,让行动有论述。

大 二的第一学期从马来亚大学交换到国立台湾大学去,在那段时间适逢台大校园选举(在那里称学生代表选举),而我身为交换学生也有投票权,投下了神圣的一票。 而我在台湾的这段时间里,马大也举行了一年一度的校园选举,校方更是离谱的要推行以手机程序(APP)投票,但之后基于社会舆论而作罢。我将在本文比较台 湾和马来西亚第一大学的学生会和校园选举。

自上世纪70年代大专法令实施以来,马大的学生会已经被学生理事会取代。学生理事会没有实权、自主权,因权力皆归学生事务处(HEP)。除此之外,马大的学生理事会没有三权分立,类似内阁制又不像内阁制。

赢的一方将组成学生理事会并担任要职,反观在选举输的一方依然是学生理事会里各部门的成员。在这里,可以看到立法(学生代表大会)和行政(学生理事会)已经重叠,司法这一块并不存在,因此马大学生会并没有所谓的三权分立。

反观已经从威权政体解放的台湾第一高等学府台大,其学生会拥有三权分立架构,且学生会会长是“总统制”直选。学生代表(学代)从各学院里通过选举产生,并组成学生议会以负责监督学生会的行政工作。

学 代每学期改选一半的议席,以仿效美国国会的期中选举制度,让大一新生能有机会在入校半年后就有参政权,以解决代表和民意的落差。行政方面,学生会会长将提 名副会长、各部长等并经由学代大会通过后才任命之。司法方面,学生会设九名学生法官,并由会长提呈至学生代表大会同意后任命之。

马大校园选举由校方负责

我认为马来西亚仍是个威权国家,因此国立大学校园选举也不会非常民主。马大的校园选举并不是由学生自己来负责,而是由校方全权负责,这就包括敲定解散学生会和举行选举的日期。

除此之外,校方也对校园选举制定非常苛刻的条例,如竞选期只有三天、学生代表候选人政见必须通过校方的审核等等。即便是学生代表的演讲内容、宣传布条的内容和挂布条的地方都必须按照校方的规定。

在不公平的选举机制下,马大还采取电子投票,虽然台大也采用IPAD平板电脑投票,但在缺乏独立的选举委员会下,马大采用电子投票的公正度成疑。在2015/2016年的校园选举中,马大校方更要采用APP投票,但在学生的积极抗议和媒体的报导后取消该计划。

另 外,马大的校园选举选区划分分为校园级和学院级。校园级的选区划分并没有依照学生代表和学生数量比例来划分,而是随意依照校方意愿划分,至于学院级则是每 个学院选出两名学院级代表。可笑的是校园级的学生代表虽然从更多的选民(学生)选出,但其权利依然和学院级代表一样。这就好像国会议员和州议员的权利是一 样类似。

台大学生能自由发表政见

在 台大,学代选举并非由校方包办一切,而是由台大学生会的选举罢免执行委员会执行。学生代表的数量以学院人数比例决定,并拥有大约10天的竞选期。学生代表 候选人也可以自由发表政见,并在学代候选人政见发表会上发表其政见。在拥有独立和有公信力的选举委员下,台大学代选举采用电子投票,并且还推行远距离投 票。

马来西亚的威权政府国阵依然采取跟其他威权国家类似的手段,把势力延伸至校园里以方便控制大学。在1970年代实施的大专法令把学生会 变成学生理事会,从此大学生失去校园自主、学生自治的权利。大学教授因对某课题发表意见都会被调查和提控。而在校园选举里,主要是亲校方阵线(校阵)和亲 学生阵线(学阵)的对决。校阵获得校方撑腰,沦为校方的传声筒或代言人。

马大学生理事会里没有章程,因此学生理事会常遭骑劫。即使学生理事会由亲学生阵线执政,属于亲校方阵线的学生代表仍担任部门成员,还是可以不经学生理事会会议通过制定政策,然后获得校方批准,多么匪夷所思。

争取学生自治立场极不同

学 阵与校阵最大的差别在于争取学生自治的态度与立场上。学阵一直积极争取废除大专法令、恢复学生会,并积极关注和讨论国家大事。例如,在前两届由学阵执政的 马大学生会当中,学阵成功让已被禁止进入马大的校友安华入校,以捍卫校园自主权,并且趁美国总统奥巴前来马大演讲时示威,表达反对跨太平洋协议 (TPPA)的立场,也多次主办论坛讨论国家议题如消费税、伊斯兰法、高等教育等等。

公正党领袖拉菲兹曾与巫统代表在马大辩论消费税、律师公会前主席安美嘉也曾到马大参加有关伊斯兰法议题的论坛,置于校阵则鲜少提及这些。另外,学阵执政的学生会也比校阵更积极为学生争取福利。

学阵执政时期的学生会,曾向校方争取在人行道上盖更多遮雨棚,以免让学生日晒雨淋,并且努力解决网速问题;但校阵执政后立刻对这些计划只字不提,只推行雨伞共享计划企图代替遮雨棚,并声称要落实网络固打制,但最后计划以失败告终,而网络固打制在一片反对声浪中也被逼斩腰。

章程财表都能在官网找到

反观在台大,章程甚至是财务报告都可在台大学生会官网上找到。学生代表大会甚至有文字版(google doc)的会议直播。除此之外,台大学生会也积极关注国家大事,曾参与举办总统候选人与青年对话,甚至组织学生在来临的总统选举前夕返乡投票。

至于在马大,除非由亲学生阵线执政,否则学生理事会鲜少关注国家大事。上个月,马来西亚国会通过了新的国安会法以赋予首相更大的权利,被视为马来西亚民主的倒退,向独裁更迈向一步,就连英国BBC电台也在新闻一开播就讨论此事。

面临如此重大事情,公民人权将被削弱之时,由校阵执政的马大学生理事会却无动于衷,实在令人失望。

 


 

陈明忠,马来亚大学经济系二年级。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