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伊如何操纵5万傀儡大军?

无论如何,ICERD已经胎死腹中了,不过希盟政府的立场却始终不够坚定,也没有一个很好的论述,去告诉人民为什么要签署,又为什么不签署了
  郭于珂

受保护语言

与其担心害怕马来文的地位被动摇而想着如何弱化其他语言,不如求同存异,融合发展,这才能让各语言和文字有机会拥有崭新的高度。
  小市民

语言文字的想象

本土语言背后有一定的逻辑和历史背景。语言文字的多样性和趣味性是值得被歌颂的。
  小市民

马智礼,牛奶不见了!

  我们的教育部长更像是教育部的行政人员,多过扮演改革和决策的角色。
  温思拯

沙巴告别盗贼统治

沙巴民兴党一上台,就显示出它与过往盗贼统治不同的地方。
  沙巴汉

法律是为了报复还是阻吓?

当我们在批评其他宗教过于保守、不与时并进的同时,面对死刑这个课题,我们是否也五十步笑百步呢?
  施惟茗

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政府在还未形成更大的社会共识,且尚未经过国会辩论前,就冒然宣布废死议题不可逆转,显见新政府不仅行政立法缺乏经验,也鲁莽与急燥。
  屠狗辈

10个关于废死的FAQ

这篇文章主要是补充性质,来尝试回答目前我见过反废死的人,常会问的问题或反对的原因。
  咖喱叶

谈独中、督学及校鞋

自希盟上台后,在教育上不但未见有任何兴革可言,反而引起了不少节外生枝,不是问题的问题。
  沙巴汉

废死与四大忧虑

我对国人正在热烈议论的新政府要废除死刑的建议,有着下列四大忧虑。
  黄士春

寻找街友:J伯消失36小时

正巧碰见J伯过来领取食物,我们俩就坐一块儿聊了一阵子。离别时,谁也没说再见,但也没想到,当我们再次见面时,竟是在扣留所内。
  美玲

做也错,不做也错?

我希望林冠英和众希盟领袖不要被有心人的负面渲染影响。无论做什么,要令所有人满意是很难的。
  陈启华

马来西亚的历史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中学时,我为了应付考试,而不得不硬背下这些陌生术语,心里始终难以对这些历史产生共鸣,不禁想着:读了这些,背了这些,到底有什么用?
  林嘉培

法者,天子所与天下公共也

各界对林冠英购屋案转折的惊讶程度,并不亚于当年时任总检察长为前首相纳吉26亿捐款案的清白背书来得震撼。
  屠狗辈

鞭刑:政教问题的重现

这凸显出政教分离仍是遥遥无期的理想,宗教更是大马实现民主平等的最大妨碍。
  林嘉培

一名残障人士的心声

我希望各界能深入了解残障人士到达医院求诊,却要面对缺乏理想停车位,而饱受身心伤害的处境。
  沈錦华

检视民兴党百日新政

沙巴民兴党(Parti Warisan)上台100天来的成绩表现如何?作为老百姓的我们,何妨在此检视一番。
  沙巴汉

江山易改,朋党复辟?

马哈迪高调入主国库控股,其实是间接控制国家投资命脉,与纳吉出任一马公司主席如出一辙。
  刘格良

承认统考,让华裔子弟重返国家教育之路?

争取教育部承认统考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独中生踏入国立大学吗?
  香蕉人

沙巴非法伐木问题

在沙巴,若谈起非法伐木事件, 可说是没有人不知道的一项公开秘密。
  沙巴汉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