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私有化将失公信力

柯嘉逊
(更新:

叶新田和邹寿汉等针对星洲日报报导新纪元大学学院被私有化以及董总、教总和独大有限公司被边缘化的回应,其实是刻意回避了华社最关心的重点。叶邹等提出了法律规定来回应,却刻意回避星洲日报所揭露的新章程新规定将董教总及独大边缘化的事实。

从法律角度而言,新纪元大学学院确实已经被私有化了。叶邹及其同伙应该明白这个事实,因此发表“新院私有化”言论者根本不需要道歉或收回。拥有三个博士学位者应该更清楚。

一、新纪元大学学院已经丧失公信力

华社关心的重点是:新纪元学院是由华社三大教育机构(董总、教总和独大)发起和创办的,如今他们已经无权掌控“被私营化”的新纪元大学学院了。

从一开始,三大机构所成立的“董教总高等教育中心”的章程内,就规定了三机构各派5位代表组成董事局,而董总主席自然的成为该教育中心的主席。

今天的局面是,这三大机构已经无权过问新纪元大学学院了。叶邹及其同伙已经将章程修改为董总、教总及独大各派2位代表进入董事局,完全削弱了三大机构的代表性作用。这项章程修改真正的边缘化了三大机构,这跟所谓的“申请升格大学学院”条件无关。三大机构不承认这项修章,也采取了法律诉讼,目前还在法庭审理中。三大机构也拒绝出席由叶邹等所掌控的董教总教育中心的会议及活动。

从创立开始直至2008年底,董教总教育中心就采取民间经营的开放管理模式。每年的财务报告都会在董教总教育中心及新纪元学院的常年大会上向会员们报告,而媒体也会受邀列席报导。2008年新院风波之后,董教总教育中心的常年代表大会以及财务报表就不再公开给公众和媒体参阅。

随着董总、教总以及独大被边缘化之后,董教总教育中心就成了叶邹及其同伙的私人事务了。新纪元大学学院已经不受原先创办她的三大机构掌控了。

二、莫顺宗没有否认新院累计亏损达7百万

自2008年新院风波之后,董教总教育中心和新院就没有对外公开财务状况,华社一直都无法一探其财务实况。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莫顺宗并没有否认新院自2008年以后,累计亏损了700多万。

在面对常年亏损之际,莫顺宗等怎么还能说新院的财务属于健康状况?亏损了700万难道不算严重?这些亏损要如何填补?难道是由1997年开始向公众筹措的各类基金之定存来填补?

新院创立初期的几年,都是蒙受亏损的。直到2003年,我们成功的将之前亏损的350万填平。2008年当我离开新院时,该年的年度盈余就有100万。

一直以来,我们是以公平、民主及有效率的方式来管理新纪元学院。我们无时无刻都在确保新院的财务能自负盈亏。而公众的捐献都是拿来充当奖助学金及贷学金用途。

2008年我离开时,新院拥有1700多位学生。莫顺宗夸夸其谈表示新纪元大学学院招生顺利。我们想请莫顺宗向社会大众公开新纪元大学学院各系所招的学生人数,以释社会大众的疑惑。社会大众得到的讯息是新院招收了大量的技职科学生,而这些学生其实不隶属于新纪元大学学院。

请问真正的新纪元大学学院的本科学生有多少?莫顺宗应该向社会大众公布自2009年至2016年,新院各系的招生实况,如此一来,社会大众才会比较明了新院的最新状况。

三、除了董总教总独大三大机构,任何人试图领导董教总教育中心者皆是伪领导新纪元大学学院是由华社重要的三大教育机构所创办,是属于全体华社的。华社委托董总、教总及独大三大机构来掌管这所“独大之子”。

华社必须要求新纪元大学学院的管理权回到董总、教总、独大的怀抱中,而董教总教育中心的主席也必须由这三个机构的代表来担任。

除了这三大机构所委派的领导,任何其他人士试图染指这个职位都是伪领导。

柯嘉逊博士是前新纪元学院院长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