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的伪善者


(更新:

新纪元学院前院长柯嘉逊博士于2017年5月1日发表文告如下:

叶新田、邹寿汉及其同伙想串谋把新纪元学院私营化是当前发生在华社的最大醜闻。新纪元学院之所以能够从我国500间左右的私立学院中脱颖而出,就在于它是华社出资与支持的非盈利教育机构。

华社委托三大华文教育机构,即董总、教总及独大公司组成董教总高等教育中心,负起建立和管理新纪元学院的重任。从一开始,董教总教育中心的章程就明确规定,董总、教总和独大公司在董教总教育中心各有5名代表董事,而董总主席为教育中心的当然主席,以确保华教运动中的三大机构在教育中心具有充分的代表性。

自从上世纪70年代创办独大运动以来,华社对民间大专学院的创办都给予大力的支持。新纪元的创办也不例外。每次筹款活动, 华教工作者,包括董教总秘書处和来自各方面与阶层的志願工作者,都作出重大的奉献。他们为籌款活动出谋献策,亲力亲为,组織各种义卖义演活动。依靠群策群力,我们在上世纪90年代首先建成董教总行政大楼。到2000年之后,我们又筹建了学术大楼和宿舍大楼。

就像50年代南洋大学筹款运动的盛况一样,各阶層人民也给新纪元学院热烈的支持。其中最令人感动的包括在2001年,槟城三轮车工友集体义踏,筹得4万元的可观成绩。华社各阶层人士为上述三座大楼一共捐献了3,500万元,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巨款呀!

新纪元学院目前的财务状况令人躭忧。当我在2000年接任院长时,我们只有280位学生,那年我们亏损了100万。当时我们的累积亏损已达350万。在采取了一些节约和"社会主义"措施之后,学院的财务才勉强得以支撐下去。 我们采取的其中一项措施,是卖掉院长的用车作为节约的榜样,及在财务困难的情况下,实施只有"学院用车″,不提供职员專用车的新决定。为了提高工作热忱,决定优先提高書记及执行员的待遇,而高薪者则暂时冻结加薪以缩小高薪及低薪职员间的待遇差距。院长在任内,亦捐出部分月薪以补贴低薪者。

我们从2001年开始盈利,到2003年,就解决了全部累积亏损。当我们在2008年底离开学院时,该年的盈利为100万,而学生已达1,700人。

我们离开学院后,从2009年开始,由于学生人数不断下降,学院又开始亏损。据悉,至今学院的累积亏损已超出700万。

叶邹及其同伙必须由于挑起新纪元学院災难性的纠纷,造成学生人数锐减及财务亏损,而负起全部的责任。他们不但摧毁了我们所取得的学院可持续经营的财务状况,同时也完全破坏了我们经过10年努力,而建立起来的民主制度。由于主要的决策是来自高层的少数朋党,因此不应把失败的责任推给学院各部门的主管和教职员。其实,他们在一年内就摧毁了我们在新纪元长期经营所建立的包容与民主的校园文化。

新纪元私营化的影响,可以说比JJPTR的醜闻更为严重!因为在投资醜闻中,损失的只是金钱; 而新纪元学院私营化的结果,就意味着林连玉、林晃昇和沈慕羽等华教先驱的梦想的破灭,因为华社所委托创办与管理新纪元学院的华教三大机构一一董总、教总与独大公司对"独大之子"一一新纪元学院,已经无权过问!

叶邹及其同伙已经修改董教总教育中心的章程,将三大机构在教育中心的代表人数,由每一机构5人减至2人。章程被不民主的修改后,新纪元学院创校三大机构已经无法履行华社的委托,通过在董教总教育中心佔多数董事的代表性管理新纪元学院,因此决定不出席教育中心的会议,并诉诸法律途径,维护华社的委托与董教总教育中心原章程所赋予的权利。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