谴责雪州政府无法解决水灾问题


(更新:

马来西亚人民党总秘书兼士拉央区部主席辜瑞荣今天发表文告严厉抨击雪兰莪州公正党----希联政府无能,执政雪州九年,不但无法解决长期来困扰雪州人民的闪电水灾,反而变本加厉,与国阵政府一样无能。

人民党总秘书辜瑞荣文告,根据人民党长期来收集的资料,整个雪州许多地区从来没有发生闪电水灾现象,现在频频发生。

就拿士拉央国会选区下区域,万挠 市区和周围乡村在国阵发展下开始出现闪电水灾,换了国会议员和州议员,换了州政府执政,从新闻报道,水灾更严重。

昨天(18号)下午,人民党党员视察了万挠地区,晚上辜瑞荣于水退后去观察。一个月没去,惊见轰埠(Kuang)Kg Sungai Serai甘榜的山丘胶园被大举翻山倒泥造路后,竖立大大的牌“GAMUDA GARDEN”。困扰根登人民的水灾黑区,说了要解决,一样日趋严重。

根据村民反映,Sungai Serai 甘榜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严重的闪电水灾。以往如果下非常大非常久的雨,最多只是靠近河边低地淹水,没有淹进屋子和村里较低路段;没有造成村民物资损失,和生活受干扰,引起人民心里要预防水灾的精神压力。

突如其来的大水使许多村民措手不及,来不及把重要家里便当移高,全部泡在黄澄澄水里,甚至睡觉的床垫褥也湿透,晚上不用睡觉了。

水退后,还要大忙一轮,需要冲刷沉淀的黄泥。村民说,这黄澄澄大水和黄泥,是从那个GAMUDA GARDEN来的。

“要建路,要建花园屋,就要铲Sungai Serai甘榜周围山丘,向来收集雨水的池潭被埋,河流被改道,雨水只有向村里流。这条Sungai Serai河这么小,如何容纳那么多的多来雨水?”

“我们向议员和其他有关当局反映问题,但是只获得支吾其词。有关当局根本不为人民着想。工程大事兴起,村民看来看去,总看不到工程计划进行时,必须竖立的告示牌,说明工程计划的详细资料。没有,完全没有。我们怀疑工程计划,先斩后奏,当局没有批准。我们怀疑有关方面只眼开只眼闭。”

“据了解,Sungai Serai甘榜是独立后雪州政府发展的土地计划,给无地农民。1990代,一家叫Tabung Projek Perumahan Terbengkali (废弃屋业计划基金) Sdn Bhd或TPPT有限公司向村民收购农耕地,以发展屋业。”

“不过,因为一些技术问题而无法进行屋业发展。民联执政雪州后,该地段转卖给GAMUDA,而后又转手卖给新加坡的TEMASEK(淡马锡)。现在由GAMUDA进行建筑工作。”

公正党----希联州政府在开始从国阵政府手里接手执政,发生闪电水灾,把责任推给腐败无能的国阵还可以接受,是合理的。

但是,经过两届九年的执政,遇到问题时,还是同样把责任推给国阵,除了疯狂的党员和支持者外,一般民众认为这根本就是推卸责任的做法,露出自家无能马脚,自打嘴巴。

选民在大选拒绝了国阵,送反对党联合阵线执政雪州、槟州和丹州,因为受“ini kalilah”(这一次吧)、“ubah” (改变)的召唤和感动。

在获得人民的委托后,就必须言行一致,表现的与前朝不一样,实践口号和诺言。

如果反对党阵线执政了,只会拿前朝做挡箭牌,这样下去如何让人民相信,送反对党阵线去布特拉再也,会有“ubah”?还是就如口号所传达的,只是“ini kalilah”,以后不再有“kali”(一次)了。
人民党总秘书辜瑞荣认为,在人民利益和大集团商业利益当前,反对党阵线执政必须以“人民利益为先”。

雪州公正党----希联政府必须解释,国阵执政是因技术问题,而搁置Sungai Serai甘榜工程计划。这些技术问题是否已经在公正党----希联政府下解决?如果是,为什么没有负起责任,监督好工程计划,以至进行中的工程破坏环境,引来闪电大水灾,使人民受苦?大事宣传一些民粹措施是不符合人民利益。闪电水灾无法解决害惨全国许多民众。

反对党联合政府必须确保,人民利益最大最先,必须寻策,实行一个良好的惠益人民政策。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