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赴潘俭伟选区筹款宴
佐哈里指已回应所有疑问

潘俭伟早前邀请佐哈里出席晚宴以回应一马公司问题,惟佐哈里不领情,并指他已回答潘俭伟的所有疑问。

可演讲一小时回应一马课题
潘俭伟邀第二财长赴筹款宴

潘俭伟邀请佐哈里出席灵北区筹款晚宴,回应民众对一马公司的疑问。

否认公账会查不出一马弊端
潘俭伟挑战解密稽查司报告

潘俭伟就挑战佐哈里,要求内阁解密总稽查司报告。

没一马案全貌而不能提控?
潘俭伟:是政府拒绝查真相

更新 “每个人都看到罪案已发生,但当局却完全没采取行动去调查。”

指一马公司“转移”32亿贷款
潘俭伟斥佐哈里解释不合理

潘俭伟抨击,一马公司子公司32亿令吉贷款没用在真正用途,反遭一马公司“转移”。

国际原糖降,大马白糖涨
潘俭伟敦促贸消部长交代

国会 潘俭伟指出,正当国际原糖价格下跌,大马政府却调高白糖零售价。
  叶家喜

否认政府“拯救”一马公司
佐哈里斥潘俭伟扭曲事实

第二财长佐哈里否认政府“拯救”一马公司,并狠批潘俭伟撒谎及扭曲事实。

指一马公司32亿债务被接管
潘俭伟:证明政府出手拯救

国会 潘俭伟认为,财政部已接管一马公司32亿令吉的债务,来“拯救”这家公司。
  叶家喜

总检长还认为纳吉清白?
潘俭伟质询遭国会驳回

国会 潘俭伟在书面质询中问首相,总检察长阿班迪是否还认为他在26亿捐款门是清白的?

纳吉指含有政治目的
要法庭撤潘俭伟诉讼

纳吉入禀法庭,以潘俭伟的诉讼含有政治目的和滥用法庭程序为由,要求法庭撤销后者的起诉。
  马新社

指国阵没说明为何起20仙
潘俭伟再促公开油价算法

潘俭伟指国阵没具体解释,政府是如何计算到20仙的油价涨幅。

国际油价跌国内油价却涨?
在野党要首相交代起价原因

更新 在野党质疑,为何国际原油价格在今年1月微降,大马油价却不降反升?

指控纳吉渎职滥权牟私利
潘俭伟就一马案兴讼索偿

更新 潘俭伟起诉首相纳吉及大马政府在管理一马公司上渎职,因此向两造索取赔偿。

“过去至今生意从来没赚钱”
潘俭伟讥1MDB举债办公益

“一马公司佯装成一家赚钱的大公司,利用它目前无法摊还的贷款,花大钱来办公益。”

“帕克兰德须证明表现更好”
潘俭伟促重新审核一马财报

潘俭伟点出,帕克兰德首要任务,即重新审核不获采用的一马公司2013年与2014年财务报表。

要人民失业睡街才肯承认?
议员抨依尔万无视经济危机

更新 “依尔万是否期望所有大马人都失业,及露宿街头乞讨食物,他才会意识到经济已经陷入困境?”

经济低靡与水灾来袭时出国
在野党抨纳吉度假时机不对

纳吉一家乘坐政府专机到澳洲度假惹非议,在野党议员认为,纳吉出国度假时机不对。

讥第二财长是“狼来了”牧童
潘俭伟指信心危机重挫令吉

潘俭伟讥佐哈里是高呼“狼来了”的牧童,并指令吉价值大贬主因是,民众对大马经济与货币信心崩塌。

以煽动言论转移丑闻焦点
潘俭伟抨纳吉诽谤行动党

潘俭伟指出,纳吉发表种族主义言论吓唬马来社会,旨在转移人民对一马公司丑闻的视线。

研究费耗百万半年突改计划?
潘俭伟讥交长自揭东铁疑窦

HSS公司耗6年完成报告,在2015年12月做总结,政府如何能在6个月内,突然决定改变路线呢?

一马案银行职员仍坐享高位
潘俭伟质疑国行“已对付论”

更新 国会 潘俭伟质问,卷入一马案的Ambank职员谢德光在受国行对付后,何以还能担任企业高职?
  黄家俊

东海岸铁路造价岂能未定
潘俭伟讥讽廖中莱“无知”

潘俭伟说,廖中莱指东海岸铁路计划造价未定,证明他是无知的交通部长。

不交财报可判罚款或监禁
潘俭伟催一马委任新稽查

国会 潘俭伟提醒,政府须委任新稽查公司,重查一马公司账目,否则即证明政府试图掩盖丑闻。
  黄家俊

建费比双轨火车计划高一倍
潘俭伟挑东海岸铁路“猫腻”

潘俭伟质疑何以东海岸铁路计划的造价,比起北马与南马双轨火车计划建费高上逾100%。

驳一马公司与财案无关说法
潘俭伟指纳吉过去演讲有提

潘俭伟反击,纳吉过去在财案演词中谈及一马公司,如今为何佐哈里阿都却与之切割?

指1MDB无关2017年财案
第二财长驳潘俭伟“赤字论”

第二财长佐哈里阿都表明,2017年财政预算案与一马公司无关。

潘俭伟驳斥杯葛惯犯标签
反抨公账会主席为“混蛋”

潘俭伟不满公账会主席哈山暗指他为杯葛惯犯,除了给予驳斥,更直斥对方“混蛋”。

批财部秘书长没说全部真相
潘俭伟称官联公司债务庞大

潘俭伟反批财政部秘书长,并无道出非金融官联公司的全部真相。

疑掌一马“单位”银行没执照
潘俭伟不满政府拒公开身份

国会 潘俭伟不满财政部长拒透露,托管Brazen Sky的“投资单位”新银行名字,更质疑新银行没有执照。
  叶家喜

将债务寄放官企降财案赤字
潘俭伟指政府转移计时炸弹

潘俭伟揭露,政府通过“创意会计”,将开支寄放在官联公司账簿,避免外界看到政府财赤过高。
  刘伟鸿
更多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