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美里族“祖先日”——
神明对游客打开大门的庆典

今特写 玛美里族仍良好地保留欢庆祖先日的传统,并欢迎外人参与庆典。

在热带过“春节”——
在马中国留学生的故事

今特写 “我那次把一整袋枣子都吃完了,如今依然没有觉得红枣有多好吃,但每吃一颗,都有家的味道。”
  实习记者胡亦枫

黄潮5.0“加时赛”小胜:
速写营救玛丽亚的实践者

今特写 这次小胜给黄衣人一剂强心针,让他们更坚定而有信心地走下去,争取更宏远的目标。
  苏颖欣

沙威的壁画故事(二)

今特写 社区文化认同不是封闭式的,除了过去共有的记忆、关怀以外,社区成员此时此刻的生活也应当是地方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李成钢

话望生原住民的怒火:
木商毁了森林动物墓地?

今特写 伤心。那时当我进入吉兰丹话望生永久森林保留区时,脑海首个浮现的字眼。

沙威的壁画故事(一)

今特写 加拉巴沙威距离新山市区约26英里,镇上有两条后巷满是壁画,当地人称它们为“文化巷”。
  李成钢

蒙女案十年后(二):
阿旦家人经历人生巨变

今特写 “你看不到任何的风景,只有一片黑暗。凶手不止带走她的性命,也摧毁了整个家。”

蒙女案十年后(一):
真相与公道在哪?

今特写 十年已过,真相未解。阿旦父亲更怀疑,蒙古、大马和澳洲同声共气,试图让此案消音。

叙利亚难民在马(二)
大限之后何去何从?

今特写 叙利亚难民持有内政部“IMM13” 特别准证,然而,此简陋的卡片却也为他们带来不少苦头。
  苏颖欣

叙利亚难民在马(一)
我们那毁于战乱的新家

今特写 祖哈让我看他手机仅存的“新家”映像,他的妻子在房内忙进忙出,时而对着镜头微笑…。
  苏颖欣

再见先锋,告别黄火——
中文独立音乐的革新之路

今特写 15年后的今天,一群年轻本地中文独立音乐人,演唱改编自黄火时代的乐队所发表过的作品,向这些先锋队致敬。
  叶家喜

老吉隆坡的警察庙(二)
锡克信仰之现代意义

今特写 哈德兴认为,现今世上许多假宗教名义的纷争,皆起于人类本身欲望,与宗教教义无关。
  实习记者邹展晖

老吉隆坡的警察庙(一)
英殖民、锡克人、兄弟情

今特写 礼拜天,清晨6点,老吉隆坡市区的警局路附近,会陆续听到朗朗的锡克诵经声。
  实习记者邹展晖

儿童性侵案(三)
一朝是罪犯,永远是罪犯?

今特写 她续指,现今的法律只是针对前罪犯的资料做些书面记录,而不是真正为了避免罪犯重蹈覆辙。
  刘忠万与吴佳毅

儿童性侵案(二)
当侵害者也是孩子……

今特写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研究资料,在所有儿童性侵害投报案件中,就有四分之一的犯者未满18岁。
  刘忠万与吴佳毅

儿童性侵案(一)
是侵害,还是爱?

今特写 玛德琳点出,加害者通常会满足儿童的情感需求,给他们关爱,导致受害者把性行为等同于爱。
  刘忠万与吴佳毅

肤色与政治:
一群90后青年生活志

【今特写】这个8月,我们与一群90后年轻人谈谈身份认同。他们又怀有怎样的政治想象与实践?
  实习记者林海松

移工的城市(三)
藏在二楼的欲望奴隶

今特写  她不断地重复着同一句话:“每个女孩都有各自的故事和苦衷,你明白吗?”
  实习记者刘存全

移工的城市(二)
来听我唱首家乡曲

今特写  婕米离乡背井,不得不和交往多年的情人分手。捱过了分离的煎熬,却仍需捱过孤身在异国的孤单。
  实习记者刘存全

移工的城市(一)
绘制Kota Raya生活圈

今特写 虽然东西贵,如一杯冰柠檬茶要价4令吉,但乔治仍愿到Kota Raya,因为那有家乡的温暖。
  实习记者刘存全

我们难见之民(二):
扣留营外就是春天吗?

今特写 难民日 难民常年累月活在恐惧中,向各界陈述经历时,不免勾起不堪的回忆,恐加剧精神创伤。
  刘嘉铭

我们难见之民(一):
比宠物还不如的哀叹

今特写 难民日 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一年前被政府收留的罗兴亚难民,他们现在如何了?
  刘嘉铭

迎变适耕庄(二):
游客与稻农那些事儿

今特写 适耕庄急遽转型,当地人生活也受到影响。这些事儿,会否影响补选成绩?
  叶家喜

迎变适耕庄(一):
选举热与渔民未归的儿子

今特写 虽然外头各政党旗海飘扬,但王先生一点也没兴趣,反之他心中牵挂的是,半夜睡觉时会否接到陌生电话。
  叶家喜

月经,不只是女人的事
——访之间文化实验室

【今特写】自制布卫生棉不止能通过观察经血了解身体,也减少环境负担,更能借公开讨论破解禁忌。
  苏颖欣

挥别过去,未来该如何走?
马来西亚大道政策十字路口

今特写 若大马要摒弃目前的大道工程私营化模式,那未来的路要怎么走?我们能否摆脱给大道过路费起价的日子?
  李龙辉

收费高速大道:
你必须知道的五大“最”

【今特写】 假设你每周使用收费大道上班5天,每年上班50个星期,那直到大道合约结束时,你需要付多少过路费?
  李龙辉

他们让你不再吃毒菜
——金马仑菜农的农药革命

【今特写】 日前,金马仑的菜农已展开一场“农药革命”,要减少菜园的化学农药施用量。
  唐庆明

红尘关丹记(二):
矿采暂停但抗争不松懈

【今特写】 三个月停工令虽让居民松一口气,但他们未松懈,反趁势调整备战状态,为抗议累积更多资源。
  苏颖欣

红尘关丹记(一):
停采令能结束铝土劫吗?

【今特写】 有当地居民说,“可惜”去年底关丹没发生水灾,否则当局将更早被迫正视铝土矿问题。
  苏颖欣
更多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