抨内阁在IPIC和解上失责
林吉祥受传召协查炒汇案

林吉祥透露,调查特工队已传召他在下周给口供,协查发生在1990年代的国行炒汇案。

IPIC和解案应由国会核准
林吉祥指纳吉有利益冲突

“身为‘一号大马官员’,首相纳吉应该回避成为一马公司与IPIC‘仲裁和解’的最后拍板者。”

哈迪强调伊党一贯反贪腐
惟自己方式处理一马等案

更新 伊党大会 哈迪表示,伊党将用自己的方式,一如既往地争取一个没有贪污及施政透明的国家。

稽查司公账会应重查一马案
潘俭伟呼吁佐哈里联手支持

潘俭伟要求佐哈里,联手要求要求总稽查司和国会公账会,重新调查一马公司案。

佐哈里否认与纳吉不同调
反怪在野党挑拨二人关系

佐哈里否认跟纳吉不同调,并斥责在野党挑拨离间。

呼吁佐哈里公开阿尔巴信函
国阵议员:勿与首相有矛盾

马可斯也要求佐哈里公开信函,以证明阿尔巴BVI是IPIC子公司。

虽拥信函“铁证”却选择和解
潘俭伟建议佐哈里最好辞职

潘俭伟不满佐哈里与和解一事切割,而促他辞职。

呼吁公布维京群岛来函
拉菲兹给佐哈里三挑战

拉菲兹促请佐哈里,通过三件事释除公众疑惑。

坚称有证据证明阿尔巴BVI
佐哈里:难道你不相信我?

“你不相信我?我在国会也说过这番话!”

阿尔巴BVI乃IPIC子公司?
第二财长声称有信函能证明

更新 独家 佐哈里声称有一封信函能证实,阿尔巴BVI是IPIC子公司。

1MDB所付35亿美元去哪了?
公账会朝野成员要财部交代

公账会朝野成员追问财政部,一马公司支IPIC与阿尔巴的35亿美元,究竟去了哪里?

促总稽查司推“百日新政”
公正党冀见一马报告解密

法米法兹促请玛迪娜提起勇气,建议首相纳吉解密与公开总稽查司的一马报告。

IPIC前高层涉嫌内线交易
意大利加入查一马公司案

继美国、英国、瑞士、新加坡、卢森堡、阿联酋、香港与澳洲之后,意大利也加入调查一马公司案。

指1MDB承认35亿美元失踪
潘俭伟忧大马将还双倍债务

潘俭伟担忧,大马人必须双倍偿还,一马公司的35亿美元债务。

一马与IPIC达致部分和解
今年之前支付十二亿美元

一马公司同意分两次在7月和12月底,付清这次协议给IPIC的12亿零545万美元。

未参与1MDB与IPIC谈判
第二财长暂不知悉协议内容

“我没参与谈判。这由一马公司管理层及董事,以及首相办公室官员进行。”

不看好一马公司与IPIC和解
伊党问选后首相换人如何?

“一马公司是否有足够的资金,国阵要去哪里找钱来还债给IPIC?”

促稽查公司监督与IPIC和解
潘俭伟:1MDB售产须正当

更新 “须确保脱售子公司“单位”的过程合法且充分透明,并公布买家。”

谁会买1MDB子公司单位?
拉菲兹担心政府用公帑买单

哪一家公司将购买一马公司属下子公司Brazen Sky公司的“单位”?

一马公司料与IPIC达和解
打击多国政府法律行动?

更新 一马公司与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爆发65亿美元的金融违约纠纷,预料将会达致和解。

1.4亿流入刘特佐相关公司?
拉菲兹指朝圣局为SRC补洞

拉菲兹指控,称源自SRC公司的1亿4000万令吉,流向与刘特佐有关的公司,再由朝圣基金局“补洞”。

追问收取纳吉钱17人身份
拉菲兹预告将有连串爆料

拉菲兹追问,收取纳吉逾2300万令吉的17名人士是谁?

马哈迪儿子vs纳吉继子财富
慕克里兹要求警方允准辩论

根据慕克里兹提呈的通知书,他建议辩题为“马哈迪儿子们的财富vs里扎的财富,谁合法?谁非法?”

已录取涉案者口供
反贪会查毕SRC案

刘胜权在志期4月3日的国会书面答复中确认,反贪会现已完成调查SRC案。

感叹世人宁可相信诽谤
伊党坚称没收外来资金

“这是诽谤时代……如先知所言,当诽谤出现时,你不要加入及散播。”

赴反贪会总部检举纳沙鲁丁
拉菲兹要“激活”一马SRC案

更新 拉菲兹到反贪会报案,除要纳沙鲁丁等人受查外,更旨在“激活”一马公司和SRC案。

诉纳吉等16造令一马蒙亏
无贪党追讨逾161亿赔偿

更新 纳吉是以财政部长及一马公司顾问的身份而被列为答辩人。

“他拿纳吉钱与我们无关”
伊党撇清与纳沙鲁丁关系

傍晚7点38分更新 伊党立即撇清与纳沙鲁丁关系,指此事与伊党无关。

拉菲兹发表法定声明
揭纳沙鲁丁收纳吉钱

更新 拉菲兹揭露,收取纳吉钱的前伊党领袖,就是前署理主席纳沙鲁丁。
  叶家喜

拒撤短片向纳吉道歉赔偿
潘俭伟坚持“偷钱论”无误

纳吉发律师信要求撤回含有诽谤言论的短片及登报道歉,惟潘俭伟坚持“偷钱论”无误,拒道歉及撤回言论。
更多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