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热潮来袭(二)
——当红衫军领袖进军刀塔

李伟伦与刘伟鸿
(更新:

【今特写】深入挖掘你不得不知的事

2016年7月27日,著名的刀塔2国际赛事“ESL One”在吉隆坡召开记者会,宣布下一系列的赛事将在马来西亚的云顶高原举行。当天在场者,除了国内外的刀塔圈人物外,巫青团执委阿曼阿兹哈也赫然在列。

阿曼(Armand Azha Abu Hanifah)这一天并没穿上巫统党服,也不是最近常披的红衫军团服,而是一件印有“马来西亚年轻人之声”(Suara Anak Muda Malaysia)的黑色上衣。

若在网上稍微搜寻即可发现,阿曼阿兹哈过去两年频频以“马来西亚年轻人之声”组织的平台,涉足刀塔圈子,其中包括在2015年12月举办“马来西亚电竞赛”(Malaysia Cyber Games),并邀请世界顶尖战队“秘密队”(Team Secret)来马当特别嘉宾。

在这些电竞场合,阿曼一改平日的作风,不见民族主义大旗,也没“怒汉”神貌,而是满脸带笑,展现亲和,并与多名马来西亚刀塔界人物频密互动。

号称获得政府支持

马来西亚电竞赛在一年多前举办时,号称获得政府的支持,比赛中胜出的冠军将成为国家认可的电竞健儿。据称,主办单位是阿曼所领导的“马来西亚年轻人之声”及Tune广告公司,而赞助单位则包括青体部、通讯部、大马多媒体机构、多媒体及通讯委员会、马电讯和寰宇电视。

比赛落幕后,五名刀塔2的冠军选手正式组军,并冠名为“虎牙队”(Team Taring),成为马来西亚有史以来第一支刀塔2国家队。不过,成立初期,虎牙队缺乏管理人才,一度濒临解散,最终网咖集团Orange主动联系,并在去年4月与马来西亚电竞赛主办单位签署合约,联合赞助与管理虎牙队。

根据Orange网站声明,在这项联合赞助合约下,马来西亚电竞赛主办单位出资10万令吉,而Orange则资助7万5000令吉,直到2016年8月31日,战队也易名为Orange虎牙队。

虽然赞助合约可以延至12月31日,但到了8月,虎牙队在国际邀请赛东南亚预赛中提前出局,且一直未有交出亮眼成绩单,队伍随之解散,五名队员也各奔东西。

马来西亚电竞赛主办单位主要负责人有两人,即阿曼与Tune广告公司执行长哈菲兹(Hafiz Roslan)。

在Orange与虎牙队近5个月的合作期间,由于阿曼这方初次涉足电竞,毫无经验,于是仰赖Orange等业界人士负责掌管虎牙队的事务。

青体部阐明没拨款

不过,阿曼这方的资金来源却是个谜。

尽管虎牙队号称是国家队,获得政府支持,但青体部在一份国会书面回答中却指出,青体部未曾拨款资助虎牙队。

青体部是在11月1日以书面回答行动党亚沙国会议员张聒翔的提问。声明说,青体部已根据《1997年体育发展法令》,把电子竞技注册为一项体育项目,而马来西亚电竞赛则是其中一项推广本地电竞发展的努力。

“至于是什么组织负责资助,乃至为何阿曼阿兹哈获选掌管虎牙队,则不关青体部的事。此外,自从虎牙队成立以来,青体部也不曾拨出任何特别拨款供其发展。”

阿曼获企业界金援

阿曼阿兹哈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也称,政府并没资助虎牙队。但他拒绝透露,是否有获得巫统的资助。

“青体部没有。我们从企业界找到金援,这也是主要的资金来源。”

阿曼也声称,第二届马来西亚电竞赛将再次举行,以遴选新一批的虎牙队。

尽管如此,距离第一届虎牙队解散已7个月,迄今却未见有下文。

政商人物领导ESM

阿曼并非第一个,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向刀塔圈子伸出触角的政治人物。

一直以来,马来西亚刀塔选手在世界舞台上都占据一席之地。其中,Orange战队(见图)曾在2013年国际邀请赛荣获季军,而由4名马来西亚选手组成的Fnatic战队则在2016年国际邀请赛杀到前四。

随着《刀塔2》这款游戏大受欢迎,朝野政党近几年也频频通过《刀塔2》来接触年轻人,包括雪州与联邦政府每年都各自举办电玩大赛。

事实上,即便是马来西亚电竞总会,多名领导都是政商人物,而非全职的电竞选手或工作者。

马来西亚电竞总会(简称ESM)属于国际电竞联合会(International E-Sports Federation)旗下会员,2014年12月向青体部体育专员署注册,并在2015年1月成立,宗旨是要监管与推动国内的电竞发展。

它的创会兼现任主席是拉沙里曼(见图,Latt Shariman Abdullah),但他的另一个身份却是巫统党员。拉沙里曼曾出任首相纳吉的特别事务官员,也曾担任巫统瓜拉吉打区部主席,更曾在2013年大选上阵瓜拉吉打国席属下的古邦罗丹(Kubang Rotan)州席,但输给伊党。

在拉沙里曼之下,署理主席赛再德(Syed Zed al Qudsy)是一名商人,而副主席则是巫统哥打丁宜国会议员诺益山努丁(Noor Ehsanuddin Mohd Harun Narrashid)。

政治人物人脉广阔

拉沙里曼虽名为主席,但电竞总会的实际运作,基本上是交给秘书长里尼(Rinie Ramli)处理。里尼是一名《Fifa》玩家,并没政治背景。

里尼(见图)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坦言,拉沙里曼在2014年通过国际电竞联合会联系他,而当时他已知拉沙里曼的身份。不过,他认为,政府领袖愿意涉足电竞,乃是一件好事。

“这真的是很好,至少政府终于参与其中。我们会晤了拉沙里曼,而他跟我们分享其愿景,如何让电竞更有规划。”

里尼并不认同,拉沙里曼的身份会政治化,乃至不利大马电竞发展。

反之他说,通过拉沙里曼的人脉,电竞圈子也更容易接触政商界,以获得赞助与支持。

“在此之前,没有人理会电竞。但在拉沙里曼牵线之下,我们打开了所有大门。我们能认识部长,过后私人界也参与赞助。这并非政治化。”

不过,他强调,政府并没任何拨款,致使他们必须仰赖私人界赞助,以维持运作。

电竞总会监管不力

大马电竞总会成立后,本被寄予厚望,不仅推广电竞,还需监管整个行业的运作。但才成立不久,即有两场大型刀塔2国际赛事,发生胜出战队无法获得奖金的丑闻。

这两场赛事分别是2015年3月的Major All Stars锦标赛与2016年5月的东盟电竞赛(AGES)。两者都是在马来西亚举行,并分别由中国战队IG与泰国战队Signature Trust获得冠军。

迄今为止,两场赛事仍未发出大部分,或甚至全部的奖金。国内外的胜出队伍与选手于是公开谴责主办单位,并因而登上不少国际媒体的头条。

更甚的是,东盟电竞赛的其中一个“认可单位”(endorse)就是大马电竞总会,导致由政治人物主导的大马电竞总会也成为众矢之的。

奖金问题由来已久

丑闻爆发后,本地电竞工作者林承孜(网名:Babyoling)与法洛(Muhammad Farouq Abdul Patah,网名Flava)就在社交媒体上开炮,批评大马电竞总会。

法洛告诉《当今大马》,虽然AGES赛事的主办方是Platinum Eden私人有限公司,但大马电竞总会号称政府的监管单位,也难辞其咎。

“没有奖金,并非大马电竞总会的错。不过,大马电竞总会未对付AGES主办单位,没有执行监管单位的责任,那就是他们的问题。”

林承孜(见图)则向《当今大马》指出,大马电竞总会作为赛事认可单位,有责任为电竞选手追讨奖金。

她补充,奖金迟发的问题,其实由来已久,却“没有一个政府机构去跟进”。

“本地很多小比赛,新进来的主办方要办比赛来提升名气,他们过后却没有给奖金。我们也没有法律去监管,电竞仍是一个灰色地带,没有合约保障选手的利益。”

她质疑,大马电竞总会可能存有政治议程。

“我认为有(政治议程),但我不知道背后详情。以一名电竞选手的身份看,我认为他们没有服务。他们看似为某些人服务,但我不知道是谁。”

政治人物不应决定

展望未来,林承孜说,她希望大马电竞总会,能至少设立一个仲裁庭,以处理类似的纠纷或争议。

“仲裁庭最基本要求,就是要有各方公认的代表参与其中。这包括电竞选手、俱乐部、解说员、主持人、媒体、赛事主办单位等。”

她认为,即便政治人物参与,也不能有最终决定权,应让专业人士全权处理电竞事务。

综合上述案例,不难发现政治人物的介入,让电竞人士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复杂心理。一方面,政治人物可带来难得的经济和人脉资源;但另一方面,却又担心自主和专业被削弱,甚至卷入他们不熟悉且极具毁灭性的政治权斗。

上篇回顾:电竞热潮来袭(一)——千万奖金英雄梦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