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华小拨款涉舞弊滥权
霹行动党针对教育部报警

(更新:

2016年华小维修拨款没到位课题延烧,霹雳行动党向警方举报教育部,要求警方彻查拨款下落不明一事,是否涉及舞弊滥权。

霹雳行动党宣传局主任张哲敏在霹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指示下,今早在怡保警区总部报警。

据报案书,根据他今日阅读的《中国报》报道,财政部已全数发放,2016年财政预算案的5000万令吉拨款予教育部。

“不过教育部却否认已获得全数5000万令吉拨款。”

由此,他要求警方调查,华小的5000万令吉拨款、国民型中学的2500万令吉和教会学校的2500万令吉拨款,究竟现在何处。

”这是否涉及舞弊或滥权,让这笔拨款用在其他用途?警方应该对付私吞这笔款项的人士。”

事件已成罗生门

张哲敏也是倪可敏政治秘书。他发文告批评,财政部及教育部互相推托,已让此事成为罗生门。

“华小有65万名学生,占全国学生人数的21.2%。2016年财政预算案总教育拨款为5亿令吉,假如按照学生比例分配,华小理应得到1亿600万令吉。5000万令吉的华小拨款已经是杯水车薪,但是如今就连5000万令吉的拨款也下落不明。”

张哲敏说,华小拨款在2013年和2014年都顺利交到全国各地华小。不过自马华在2014年入阁后,2015年和2016年的华小拨款就不足和不见。

“这证明了‘有人在朝好办事’,只不过是马华欺骗选民的口号。”

此外,张哲敏也促请警方,彻查国民型中学2500万令吉拨款,和教会学校的5000万令吉拨款的去向。

有多少先拿多少

周二,教育部长马哈基尔(见图)承认,教育部无法按时发出2016年的华小拨款全额,并促华小在现阶段“有多少就先拿多少”。

政府是于2012年开始颁布特别教育拨款,华小在2012年和2013年分别获得1亿令吉拨款。

去年,华小拨款也出现延迟发出的问题。首相署部长魏家祥当时说,教育部将原本2亿5000万令吉的各源流学校发展拨款,削至1亿令吉,因为另外1亿5000万令吉已用在水灾赈灾。

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后来于2015年11月6日宣布,教育部已取回属于华小的5000万令吉拨款,接着于12月初分阶段发放。

无注明拨款数额

尽管如此,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见图)日前阐明,2016年财政预算案并无注明,华小将享有5000万令吉的拨款。

他声称,马华坚持华小必须获得5000万令吉,但教育部所发放的款项不足,因此马华不接受分配。

据他在面子书的贴图,首相兼财长纳吉的2016年财政预算案讲词中,只答应拨款5亿令吉,供国小、华小、淡小、教会学校、全寄宿学校、政府资助宗教学校、玛拉初级学院、注册的宗教学校及国民型中学发展及维修设备。

连续两年没到位

另一方面,倪可敏(见图)发文告抨击,去年华小拨款遭挪去赈灾,今年又发生5000万令吉拨款下落不明的案件。

“连国会辩论通过、白纸黑字写明的拨款竟然也会‘下落不明’,这显示国阵已经沒有资格担任政府。”

倪可敏也是太平国会议员。他指出,联邦政府在财政预算案中,只拨款5000令吉予全国1297间华小,实属杯水车薪,但拨款连续2年拨款没到位,令人匪夷所思。

他话锋一转,炮轰马华及民政党办事不力。

“马华民政时常高喊朝中有人好办事,如今马华民政在内阁拥有4个部长、还在教育部及财政部担任副部长,可是董总报告显示2008年后国内没有增建任何新华小、华小拨款不增反减、独中统考文凭不受承认、全国改制中学零拨款、华小师资不足悬而未决。”

“对于上述种种歧视华教的政策,马华身为60年的执政党绝对难辞其咎。”

华小还痴等拨款

倪可敏表示,2016年已经步入尾声,可是华小还在痴等拨款。

“到底这笔公款是否有遭人非法挪用或干捞,教育部与财政部必須要给予人民一个清楚的交代,否则就应该辞职下台。”

“教育部长马哈基尔指华小拨款有多少就先拿多少的言论,显示国阵高官极其不负责任的态度,必须受到严厉谴责!”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